米趣小說網

第2179章 再舔人丁

小說:重生之八十年代新農民 作者:金01 更新時間:2019-10-06 17:54
  出于這種考慮,萬峰決定以后每一款芯片的研發成功不再對外宣布,同時也不再命名新的芯片番號。
  主流芯片以后一律都用華光二號的序列,運用的時候也低調地運用。
  同時加強了程功的安保等級,把楊建國派到了深圳專門負責程功的個人安危。
  曲陽在和萬峰談話后的第二天就啟程返回黑禾,一回去就召開了關于皮卡生產線引進的會議。
  在經過一番討論和表決后,黑禾市委決定引進皮卡生產線。
  黑禾方面的決定很快就傳到了萬峰的耳朵里。
  于是,萬峰這邊就把那條普通版的皮卡線拆卸下來,用火車托運去了黑禾。
  關海抽調了二十個人北上去黑禾安裝這條生產線。
  雄風轎車一推向市場就在市場掀起了一股狂潮。
  不說車的性能,就是車的外形就碾壓了當時華國市場上所有的轎車。
  自從南灣清風出現后,轎車的外形就出現了比較大的改變,像捷達桑塔納那樣見棱見角的車型開始出現向流線型轉變的趨勢。
  而現在雄風的出現更是把這種趨勢變成了潮流。
  而且1.8l排量的雄風全國售價才九萬六千元,這讓那些同等排量售價在二三十萬的進口轎車倍感壓力。
  雖然國家已經禁止了轎車的整車進口,大力發展合資車,但是市場上還是有整車的外國進口車,也不知道是怎么進來的。
  但就是合資車的價錢也不便宜,這個時候桑塔納的售價還在十七八萬。
  雄風的出現狠狠地沖擊了這些瞎雞脖定價的合資車的市場。
  清風出現的時候就已經對這些高高在上的合資車進行過一次沖擊,要不就桑塔納和捷達還賣二十多萬呢。
  萬峰相信這次雄風的沖擊會讓這些不食人間煙火的老外知道什么叫危機意識。
  不過也沒準。
  國內最大的合資廠尚汽和常汽背后都是大眾。
  你說得國人辦事一絲不茍也好,說他們刻板固執也沒問題,他們辦事是缺少變通的。
  就拿被萬峰收購的奇夢達來說。
  原本它完全不會在三牲的這次反周期沖擊下倒閉的。
  其實奇夢達手里是有自己的技術和絕活的。
  他們在九五年就準備計劃開發300mm晶圓和已經開發500nm到200nm之間的制程,這兩個制程開發完畢他們就會接著開發200nm到100nm的制程,預計會在二零零五年前后進入90nm制程。
  它們做出的dram和三牲所走的路還不同,有自己鮮明的技術和特點。
  如果在當初的產品大幅降價過程中,他們能跟著三牲降價出售商品,它們是完全不會倒閉的。
  起碼保證能活下來,像上一世一樣最低能堅持到二零零六年。
  但這個時候得國人的固執刻板表現的淋漓盡致。
  他們對于降價競爭沒有任何興趣的,他們認為自己的產品就應該值這樣的價格,堅決不降價。
  品質差不多的產品,人家比你便宜一半,誰又不傻憑啥去買你的?
  奇夢達就是這么死的。
  奇夢達是這樣,大眾的人也好不到那里去,他們的方腦殼也認為他們的桑塔納和捷達在華國就值這么多錢。
  清風都推出兩三年了,桑塔納和捷達的售價也只是可有可無地降了二萬多元。
  說清風還無法撼動這兩款車的位置,那么雄風的出現看能不能動搖你們穩如泰山的售價。
  它們已經憑一款早淘汰多少年的車在華國搶了多年的錢,也該是塵歸塵土歸土滾蛋的時候了。
  萬峰自然還希望得國人繼續固執刻板下去。
  如果他們不改變,等十月份颶風再上市,萬峰相信到明年德國人的市場就全是南灣的。
  就是到時候德國人把在歐美跑的新車型拿來也別想搶回自己的市場了。
  至于尚汽到時候怎么辦萬峰關心不了,那是國家應該關心的問題。
  原本因為今年情況特殊,萬峰到年底只準備了兩萬輛雄風和五千輛颶風的上市量,但是按照雄風上市這近一個月的數據回饋來看,這個數量還要做些調整。
  經過和淺田信依夢等人的分析和商議,雄風的產量又增加了五千輛,這幾乎已經達到這條五萬臺生產線的滿負荷工作狀態了。
  這些事情忙活完,時間也就到了五月底了。
  張璇的預產期是五月底六月初,別說醫院預產的是非常準的。
  到了五月二十九號,張璇的身子越發顯得沉重,萬峰一看情況不好,趕緊把她送到了醫院。
  在醫院里待了兩天后,六一這天張璇身體覺警進了產房。
  下午二點,一個女娃哇哇哇地來到了這個世界上。
  外面在下大雨,萬峰就準備給這個孩子起名字叫萬雨,小名就叫六一。
  “兒子叫萬重洋,女兒叫萬雨,你們家這是和水干上了。”從產房出來聽到萬峰給女兒起的名字,張璇有氣無力地說。
  “水是萬物生產發育之源,有水好。”
  “你就不怕將來兒女把你淹死。”欒鳳在邊上插鱉脖子。
  “淹死我你倆也跑不了。”
  萬峰抱著女兒樂不可支,一兒一女一枝花,這回可算全了。
  三天后張璇出院回家靜養。
  家里舔了一口人,自然是喜氣洋洋,父母也是萬分高興。
  萬重洋就圍著小人轉來轉去。
  “那是小妹妹,看可以,不許伸手碰記住了沒有,伸手就打。”欒鳳給萬重洋下了命令。
  她的命令對萬重洋來說是很有效果的,他非常怕自己這個媽。
  萬重洋果然聽話,只能眼巴巴地看著閉著眼睛睡覺的小妹妹。
  欒鳳坐月子的時候是張璇一手伺候的,現在張璇躺下了,伺候的事情就落到了欒鳳的身上。
  在欒鳳的一番忙活下,萬峰反倒成了礙手礙腳的障礙物,被欒鳳毫不客氣地攆了出去。
  這個時候距離世界杯足球賽的開幕還有一個星期的時間,萬峰也該著手自己的撿錢計劃了。
  這個時期的歐美還是非常非常有錢的,不薅他們的羊毛薅誰的?
  就算不能薅一只整羊過來,萬峰也準備薅一件毛衣出來。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49个数复式四中四多少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