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趣小說網

第一百零八章 隨和

小說:城姬三國 作者:紳士東 更新時間:2019-10-06 17:53
  華歆和王朗終于在歷時四個月之后,各自從治所來到了曲阿,華歆早到了兩天,不過并沒有正式和白圖見面,只是遞交了文書,之后借故修養了兩日,期間白圖也派人送了補品、金帛慰問。
  聽太史慈的匯報,華歆這兩天里,也一直遣手下在曲阿打探各種消息,本人也拜會了一些世家的代表,似乎是想要了解,州牧府的治理理念,以及對名士的態度……
  等到王朗也抵達之后,兩人一同正式來到州牧府述職!
  先是例行公事的向白圖呈遞,豫章、會稽兩郡在人口、稅收、軍政等等方面的卷宗——實際上白圖早就看過更新的資料,這完全是走個過場。
  之后就是更假的“三辭三讓”,最終華歆和王朗自然還是成功的辭去太守之位,不過白圖顯然不想兩人真的告老還鄉。
  “兩人皆是大賢之士,難道就忍心看著黎民受苦,卻自己躲得清閑嗎?”白圖一副沒有你們天下人就太難了的語氣。
  不過,華歆和王朗都已經三十七八,放在如今已經算是半個老頭,聽到白圖的吹捧,也僅僅只是露出營業式的滿意。
  白圖對此也見怪不怪——別說他只是州牧,就算是換了漢天子在這兒,大部分臣子對他該“營業”也一樣是“營業”,區別是漢室天威越重的時候,營業的越逼真而已。
  換成如今這君臣互擇的時代,人家肯“營業”一下就已經是給面子……
  “白公謬贊了,當白公之面,不敢稱賢,空耗歲月罷了。”華歆謙虛的說道。
  雖然有些拒絕的意思,但是白圖聽得出來,自己的名聲在這些名士眼里,還是有好感加成的。
  “兩位覺得州牧府的六部如何?”白圖直接問道。
  “禮部、吏部很巧妙,似乎……也還有很多可延伸之處。”華歆說道。
  “刑部的理念很有趣,只是有些想法,很難實現。”王朗從另一個方面說道。
  聽這話白圖就更加放心——相比于歷史上的孫策,顯然白圖更加吸引華歆和王朗。
  只是和“朝廷”比起來,誰的吸引力更大還不好說,歷史上華歆也曾經在孫策、孫權手下將就著,不過朝廷詔命一到,華歆馬上就投入真愛的懷抱了。
  “久聞華公以德治豫章,政通人和、百姓咸服,三年而路不拾遺、夜不閉戶……”
  白圖這開始吹捧起來——顯然是夸張的修飾,哪怕是江東紛亂、袁術挑唆豫章望族之前,豫章也遠遠算不上德治之地,不過華歆令豫章中部的山越,遷下山來了一些,并且減少了南部山越的作亂頻率,已經算是政績斐然。
  “王公在會稽廣播圣賢之學,而且治獄嚴謹、訴苦訟冤,還撥亂反正,使會稽百姓摒棄秦時亂政之舉,也令人佩服……”
  對王朗自然也不能冷落,而且要夸就要夸到他心坎兒里,教化和治獄,正是兩人心里最柔軟的那一塊兒!
  另外白圖還發現,歷史上王朗雖然是以治獄為長,但是這個世界的王朗……也正是擅長以口舌之利,來攻破罪犯的心理防線,是其狡辯之詞出現漏洞,繼而進行判罰。
  而且既然王朗不喜歡秦始皇而推崇儒家,白圖在他面前,自然也隱晦踩一踩秦皇,來刷自己的好感度。
  對此白圖也絲毫沒有心理負擔,反正他都不喜歡。
  至于為什么要隱晦?
  廢話!以后等哪個喜歡秦始皇的文臣來投,亦或是王翦、蒙恬的遺甲出世的時候,白圖也還是要和他打成一片的——我白硬盤就是這么隨和!
  白圖也不是空口白夸,之前他可是做過功課的,隨口就將兩人在豫章、會稽為政時的一些政績說出來舉例,顯得很有誠意。
  哪怕是華歆、王朗,也白圖夸得眼神有些迷離起來……
  換成是性子耿直些的武將,現在八成已經納頭便拜,不過對于華歆、王朗來說,只是“賞識”是沒用的。
  白圖對此也并不感到奇怪,就像同樣的行為下,二弟孫策已經和白圖交心,另一個臭弟弟還提防著他,而虞翻更是將此視為減分項一樣——不同的人才,對于“主公”的要求是不同的。
  并不是龍傲天出身的白圖,也不會覺得自己舔不到的,通通是不識抬舉。
  “白公謬贊,朗有一事不明,想要求教白公。”王朗費力的打斷了白圖對自己的夸贊。
  “請講。”白圖心知真正的考驗來了。
  “如今天下紛亂,江東安定也好、六部施政也好,都要先平定戰亂……至少要不受戰亂影響才行,不知白公可有此能?”王朗盯著白圖的眼睛問道。
  這問的就很直接,顯然……漢室的威嚴,已經越來越罩不住,王朗問的已經很貼臉,雖然沒有腦洞大開的認為將會改朝換代,但也默認割據。
  “我義父呂奉先,有萬夫莫當之勇,而且忠勇無雙、長安城中殺賊救駕……”白圖昂首挺胸的說道。
  不過……華歆和王朗的眼神來看,顯然還并不滿意。
  “我表哥魯肅,為人方嚴、好為奇計、性好施與,有放眼天下之才!”
  “我二弟孫策,繼先父之才志,江東雛虎、勇冠三軍……”
  “我三弟周瑜,性度恢宏、知人善用,有王佐之才……”
  魯肅也很納悶,他反應過來的時候,自己和白圖有表親的事情,似乎已經在曲阿傳開了?
  “還有我身邊的太史子義,義貫金石你們知道嗎?當年在青州……”白圖吹的太史慈都有些不好意思。
  之后白圖又分別提起了周泰、提起了蔣欽,也提起了老陸、小虞。
  白圖說的口干舌燥,唯獨沒提起自己,華歆不由得趁著白圖喝茶的空檔插言道:“白公謙虛,獨不提自己。”
  “哎,我有什么可提的?若是讓我去禮部,怕也沒有能力掌教化,去吏部也理不清刑獄,徒惹人笑……每念于此,都夜不能寐啊!”白圖一臉悲痛的看著華歆和王朗。
  雖然白圖從頭到尾,都沒有說自己究竟有什么能耐,但是話已經遞到了這份兒上,華歆和王朗也已經心動。
  一來是白圖給他們選的位置,兩人很喜歡,二來也是白圖已經掰扯明白,在他們不擅長的方面,已經有擅長的人在做!
  “承蒙白公厚愛,若白公信任,歆愿效命。”
  “朗亦愿添微薄之力!”
  華歆和王朗進門后,第一次對白圖行全禮……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49个数复式四中四多少组